了解自己---心理防御机制(系列文章之十八)

2021-05-07 12:56
什么是病理性利他主义?

一种投射和与受害者认同之间的组合。帮助贫困者使你忽视自己的口欲(依附性)驱力,而它却被投射到了接受者身上。你代理性地享受被照顾的满足感,与此同时,你以剥夺来惩罚你自己,以便缓解因为你的贪婪而产生的内疚感。
正常的利他主义起源于一种共情性协调与分享和慷慨的超我价值观的组合。然而,病理性利他主义是一种有害和自我毁灭性的防御,它跟受虐性挑衅、反向形成和自大感经常同时存在于那些不明智地将自己大部分的人生积蓄赠送给一些虚假事业或冒牌组织的人身上。

什么是点煤气灯?

微信图片_20210507125637.jpg


你在其他人身上引发精神紊乱以便摆脱你自己困扰感受。接受者殷勤地内射了这种混乱性的破坏。又或者,你使另外的一个人相信他是愚蠢的或者将要发疯。

需小心不要对那个作恶的嫌疑人轻易发表意见。你可以诠释这种防御,通过向人们指出他们描述事情的方式,即它听起来就像他们会比较愿意接受把自己视为“发狂了”,而不愿意对那个被他们描述为逼得他们发疯的人表示谴责。

什么是最小化?

你意识到一个痛苦的现实但却有意地轻视这个现实。你可能会有点过于经常地说:“没什么大不了。”

这可以说是一种特别难以被诠释为病态的防御机制,尤其是当一些心理自助书籍倾向于建议人们更多地使用这种防御。

最小化常常被发现和批评性判断的抑制一起出现,特别是在青少年中。加上一个逆恐的机制,那么这个人就会陷入麻烦了--无法进行批判、最小化危险,并且还倾向于以一种危险的方式行事。

当这个防御是病态的而需要去对它进行诠释时,你可以告诉人们你觉察到他们的某些反应实际上可能不是“那么的一件大不了的事”。然而,他们说那句话的频率,或者他们使用那句话的情境,却使得你想到他们因而是在掩饰着一些其他不愉快的想法。

微信图片_20210507125642.jpg


什么是夸大?

你在某件事情上渲染得太过头了,因此大多数情况下你和其他人不会觉得你是不能胜任的。

这种防御的一个变型就被称为灾难化。这发生在那些对一些相对较小的事件过度反应的人身上,就好像那些事件是大灾难一样。

一个三年级的女孩在一次家庭作业中得了一个c级评价。她的母亲告诉她说她必须做得更好,然后通过使她早点上床睡觉来惩罚她,并且就如此差的成绩无法上大学一事的危害训斥了她。

如上所述,灾难化通常是对抗因什么事都做不成,或者坏状况将持续存在而产生的焦虑的一种防御机制。

夸大的第二种亚型是病理化。意思是人们把某些其实是相对正常的事情判断为情感上错乱的。

皮女士感到担心,因为她那个2岁的唯一的女儿有时会打她。而且,这个女儿还没有接受如厕训练。当我对那个情景进行探究时,我发现她的女儿是在妈妈没有关注到她的时候才击打她妈妈的。

我向皮女士解释道,如厕训练常常在2岁的时候都还不能完成,但可以很容易就带到3岁或4岁,尤其是对第一个孩子。

关于那个击打的事情,我劝告说这在2岁的孩子身上是一种常见的行为。她应该教自己的女儿在她想要某个东西的时候,不是去击打妈妈而是代之以告诉妈妈。
皮女士把孩子的击打和缺乏如厕训练看成是病态的。在如厕训练这件事上,她病理化以便减少她担心孩子将永远学不会而产生的恐惧。关于孩子的击打,她也病理化了对一个沮丧的2岁婴儿来说正常的反应,作为回避面对孩子对自己母亲亲子时间和关注的积极追求的一种途径。

那些对自己孩子的躯体主诉,常常是没有什么大碍却表现出过度反应的父母,将会在生病的孩子身上变得过度投入。由于多重投射和共生性幻想,这些父母可能会发展出一种持续而无法摆脱的想法,认为他们的孩子有医疗照顾和特殊治疗的“需要”;有时候这些孩子通过发展出持续的心身或心理生理症状来顺应他们父母扰动的愿望。“心身客体关系”这个术语来描述某些母亲和她们小孩之间的病态联系。更近的是,儿科医生已经把这个问题称为“代理孟乔森综合征”.

什么是普遍化?

你把一个人看作是一个你不喜欢的群体的一个部分,这样你就不必那么地憎恨这个人了。

一位已婚的中年男子,通过分析性治疗,意识到他对他母亲的“和蔼”减少了自己因指向母亲的敌意而产生的内疚;与此同时,他通过娶了一位更厉害的妻子,他无意识地通过妻子与他母亲发生的冲突来表达自己的敌意。他接着说道:“她们那一代的人都是缺少文化的。”换句话说,他的敌意朝向了“那一代人”这个群体,那么他就不必去面对他自己对母亲的批评了。



说明:本工作室将严格遵守心理咨询师伦理守则,此文中所涉及的案例均为虚构,并非真实案例,仅供读者理解此文所用,请勿对号入座。

微信图片_2021042016000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