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自己--心理防御机制(系列文章之十七)

2021-04-25 09:21
什么是转被动为主动?

第一种含义:“你不能开除我;我辞职!”因为你担忧自己将会被牺牲,所以你就先促使了自己的牺牲,以便控制它发生的时机。

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防御性动机情况下,那些受过虐待的孩子经常会设法令他们的养父母对自己表现出准虐待的对待方式。在一些性虐待的案例中,那些孩子会变得具有诱惑力。

养父母必须妥善地应付这些儿童,他们的行为几乎是在引诱那些在安置前发生过的虐待事件的再次发生。这些儿童的行为和态度构成了一种尝试,即试图控制预期的躯体、言语或性攻击发生的时机。有时候建议养父母向这些孩子解释这种防御机制会是很有用的。

微信图片_20210425092108.jpg


劝告养父母不要以责打或者隔离的方式来处罚儿童也许是有必要的。即使是“计时隔离”(事实上是作为一种惩罚来孤立儿童)也可以使那些曾经受过虐待的儿童感觉到那种虐待的情况在被重复着;他们随后会变得更加多疑、挑衅和积极地寻找更多的虐待(例如越来越长的“计时隔离”)来控制它发生的时机。

第二种含义:

你无法忍受等待,因为你将等待跟被动,还有随之而生的对牺牲的脆弱联系在一起。你因此防御性地采取了行动--不管这是个好主意与否--以便缓解等待所产生的紧张。这是一种在强迫性个体中常见的防御目的是为了减轻那种没完没了的对自己的关系和判断的疑虑。

一位男士在经历了跟一个时不时拒绝自己的女人两年时间混乱的关系以后,走进了我的治疗室来做他每周一的晤谈,同时向我宣布说他在上个周末已经跟她结婚了。他无法再忍受自己的疑虑了,所以,他说他“就这样做了。如果我犯了错误,你会帮助我度过离婚的(这段过程的)”。

几个月后,我确实做了。

什么是躯体化?

你对自己的身体及其功能有着意识上的象征性恐惧,尽管缺乏医学检查上的发现。你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以此来回避抑郁、孤独和愿望未实现,所有那些由剥夺(通常是口腔)产生的痛苦情感。

造成躯体化的原因并不常常都是简单的。在诊断谱上比较病态的一端,身体影像、本体感受、现实感以及整合能力(如躯体的错觉)方面的缺陷都会造成跟躯体化防御一模一样的症状主诉。

一位55岁离异了的商业女性的腹部出现了疼痛。之前两年,有一阵子她的血清脂肪酶曾经有过轻微升高,所以着手做了一个彻底的腹部检查,为了寻找有没有癌特别是有没有胰腺癌。结果没有找到任何病理生理学方面的问题,不正常的脂肪酶水平没有再被检测出来,而且也没有其他的异常状态出现。然而,两年以后,她仍然抱怨感觉恶心、拒绝进食,并因此出现恶病质性面容。她曾经在腹上部植入过一根管子作为管饲之用,并且也曾经被不同的医生用抗抑郁药、镇痛剂和止吐药治疗过;他目前的内科医生也在继续做这些事。

当她有一回被再度收治住院进行药物稳定治疗时,她来咨询了我。在咨询中,她坚持认为自己的痛是“真实的”。虽然我获悉了就在她的疼痛开始以前,曾经有过一段创伤性的异性关系破裂的历史,但她否认自己对于那件事有过任何的情绪反应,并且肯定地认为自己的疼痛与那件事无关。

她也将自己从所有的人际关系中抽离出来。对于我面质她说她不吃东西将会导致死亡,她的反应是:“我会回家并且慢慢地死去。没有什么是值得我活下去的。”

我的印象是她退行了并发展出一种关于自己腹痛的躯体妄想。我建议她接受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并且去精神科住院治疗。通过持续不断的辩论和理智化等支持性技术,我得以帮助她接受上述两种建议,虽然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即认为她的腹痛是由一些至今还没有被发现的躯体性疾病所造成。

什么是冲动化?

作为一种防御,一个人将依照驱力来行事以便减少紧张感或者不愉快的情绪。举个例子,当一个女人的丈夫离开自己以后,这个女人马上出去并跟陌生人发生“随便的性行为”以便缓解自己的抑郁。

这种防御在电视剧《欲望都市》的某些片段里也有被举例说明,其中一群女人儿戏地对待“随便的性行为”或者“像男人一样地发生性行为”,为的是消除她们与自恋/心理变态的男人的不幸邂逅而引起的不快、寂寞、性挫败和自尊困境。

什么是物质滥用?

你用一些调和物来镇压强烈的,且通常是不愉快的情感。

绝大部分的媒体把注意力集中在药物和酒精滥用者身上,认为这是自我的缺陷(在冲动控制方面)。然而,不是所有的物质滥用者都是弱小的。一些人是借助物质来缓解那些极度痛苦的感受。对物质的防御性使用的诠释,对于那些有稍微好一点的自我功能的药物滥用者,特别是在他们第一次“戒除”了以后,会是很有帮助的。

什么是黏人?

紧紧地抓住那些拒绝你的人,以便缓解因失去他们或当他们不在视线范围内时自尊下降而产生的抑郁情感,或因缓解指向他们的敌意冲动而产生的焦虑。

微信图片_20210425092116.jpg


什么是假性独立?

因为你在口欲期愿望(让别人来照顾你或者仰赖他们的建议)方面感到尴尬,于是你就变成独行侠,从而不必过于依赖任何人。

金先生,一名61岁的投资银行家,刚刚经历了一次心脏病发作。尽管他的心脏专科医生嘱咐他在几天内要避免激动,但是护士却发现他在自己的医院病房里踱步,通过手机在操控着他的那些投资买卖,以及偷偷摸摸地拿着香烟出现在大堂里(没有再吸氧)。

金先生的假性独立减轻了他因为需要医疗照护而产生的尴尬,他将此等同于羞愧、孩子气和口欲满足。


说明:本工作室将严格遵守心理咨询师伦理守则,此文中所涉及的案例均为虚构,并非真实案例,仅供读者理解此文所用,请勿对号入座。

微信图片_20210420160002.jpg